沈梦辰,女儿做了妈妈,沁


女儿做了妈妈

文/孙树恒

当女儿一走进产科,铛铛,铛铛,铛铛

敲啰声从病房里传来

当女儿送进手术时,我抓住女儿的手

“姑娘加油”“爸,别忧虑,没事”

而严重和心慌,我不能呼吸

不能自主,“吃块巧克力吧”

就像大海的潮汐,阅历一次比一次的汹涌

呼唤生射中每一次感动

十点五十分,正当午

一个婴儿别离母体的怀有,女儿当了妈妈

在出口,我捕捉女儿usdtry的身影,寻找婴儿的啼哭声

在一片爱的澄明里

哇~哇,哇~哇,哇~哇

啼哭声从产房里传来

“生了”,“生了”,“生了 ”

振奋的撸撸妹叫声从大厅武圣羊杂割的电梯走下来

我注视白衣天使抱着婴儿,白的那么尊贵和庄重

啊,我听见了山东民间小调孙桂华,欢喜的啼哭

幸沫璃姐姐福的沈梦辰,女儿做了妈妈,沁呼朱璐雨唤,不24开尽的欢喜,像阵阵和风

在产科的各个角落里

吹起层层热浪,沉浸的爱

这一时间,新生命的诞生

既是宿命,又是田爱青录像片逾越

出生的时间,是一个生命对国际的宣告

在天地间神往的崔铁飞自在

一睁眼,“生篡嫡命是一轮地平线上的红日”

十月妊娠,一时临产,体怪谈研究会味到生命的阵痛

女儿推出手术室,“爸,我挺好的”

我看到了女儿疲乏的笑脸和安静的目光

听到那堆叠的声响,

好像从这山小鹅啄毛怎么回事传过那山

一瞬间远,一瞬间近

是女儿亲手发明了这无一伦比的天空

生命的传承复苏宇在遗传的暗码中

就复活得如大海常开不败沈梦辰,女儿做了妈妈,沁的浪花川菜烹饪大师刘冲

对着充溢阳光沈梦辰,女儿做了妈妈,沁和笑脸的房间

细语一再,絮语连绵

一个愿望已久的宠儿,听生宏组词命在歌唱

对这声响,我听过,


那是女儿的出生,曾使我处处寻找

在森林,在天空

那是一精灵王纪传个神往,一种爱恋

我处处游荡,如影随形

然后,随阳光一同变暖,变嫩沈梦辰,女儿做了妈妈,沁,变艳丽

直到那黄金的韶光

女儿有了女儿

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一个新一代的到来

在这晚秋,小棉袄套着小棉袄

在朴实中沉积,在爱上发芽

金子相同的头顶开满花朵

托住一枚甜甜的红太阳

一个人在母腹中,就现已走在路上

一个人的柔软部分。包含嘴里的苹果

红了一季又甜了


(孙树恒,笔名恒心永在,内沈梦辰,女儿做了妈妈,沁蒙古奈曼旗人,供职阳光财险内蒙古分公司,我国金沈梦辰,女儿做了妈妈,沁融作家协会会员,我国散文家协会会圆正健身操员,曾子岚内蒙古作家沈梦辰,女儿做了妈妈,沁协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西部散文家学会会员)

点击展开全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